搜論文知識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30余萬篇專業論文免費參考!

XML地圖 站點地圖

政府不應當承擔刑事責任

所屬欄目:刑事訴訟法論文 發布日期:2019-03-05 11:02 熱度:

   摘要:政府不會成為犯罪主體不是因為政府本身不會犯罪,而是因為政府不被追究刑事責任而不會成為犯罪主體,犯罪決定刑事責任的邏輯順利倒置為刑事責任決定犯罪。實則,政府不會成為犯罪主體不僅是因為不被追究刑事責任,也因為政府本身就不會成為犯罪主體。

中國刑事法雜志征收刑事類論文

  關鍵詞:政府;刑事責任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向陽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15)向刑初字第168號,佳木斯市向陽區人民法院判處被告單位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人民政府犯單位行賄罪,判處罰金50000元。政府被法院判為有罪而成為犯罪政府并承擔刑事責任的案件并非孤案。本文就針對對政府是否應當承擔刑事責任作出分析。

  推薦期刊:《中國刑事法雜志》設有專論、刑法理論、個罪研究、訴訟理論、檢察理論、調查報告、犯罪預防、案例分析、港澳臺刑事法制、國外刑事法制等欄目。這些欄目全面反映我國刑事法領域各個學科理論和實踐研究的最新成果,及時提供國外刑事法律研究的重要成果以及立法、司法改革的最新動態。

  一、政府法律責任的基礎分析

  1.政府責任主體包括政府和官員

  政府在公共管理中的責任與民主政治和法治國家有著直接的關系,政府責任是指政府及其官員因其享有國家行政權而相應承擔的遵循憲法原則、維護國家法律制度、保衛國家安全、發展公共事業、維護公民生命和財產不受侵犯等方面的責任。[1]政府責任既是政府應當履行的責任,又是官員應當履行的責任,而不應該把政府責任限定為按“政府責任”的名稱表意所理解的僅是政府應當履行的責任。政府責任的主體就二分為政府和官員,由政府或官員承擔政府責任,既可以由政府承擔責任,又可以由官員承擔責任,還可以由政府和官員一體承擔責任,政府責任主體的二分為政府和官員均可以承擔政府責任設定了理論基礎。

  2.政府法律責任是指政府或官員被追責

  政府責任與政府法律責任的區分在于責任與法律責任的區分。責任,按通常的理解包含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是指分內應該做的事,第二層意思是指未做好應該做的事而被追責。雖然,責任與法律責任在形式邏輯結構上并無差別,沒有應該做的事就沒有應該承擔的不利后果,相反只要有應該承當的不利后果也就會存在著應該做的事,應該做的事與應該承擔的不利后果之間有著不可分割的形式聯系。這也是將政府法律責任納入政府責任的基礎,政府責任一般包括政治責任、法律責任、行政責任和道德責任。但是,責任側重表達的是應該做的事,而法律責任側重表達的是未做好應該做的事而被追責。因此,法律責任只包含責任的第二層意思,即被追責的意思,指主體違反法律規定而被追責并承擔不利的后果。相應的,政府法律責任是指政府或者官員未做好應該做的事而被追責并承擔不利的后果。

  3.政府刑事責任主體不限于政府

  法律責任分為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刑事責任,政府法律責任也不能擺脫這種三分法,法律責任源于對法律規定的違反,法律責任的三分基于民事、行政、刑事部門法的三分民事法律關系、行政法律關系都有原告明確選擇的被告主體,政府民事責任、政府行政責任均源于“民告官”,是“民”追究“官”的法律責任,被明確選擇為被告的“官”是政府,政府是被選定的、不可被轉移或者替代的責任承擔主體,因此承擔政府民事責任、政府行政責任的主體只能是政府而非官員。刑事責任是國家追究罪犯的責任,如前所述政府責任的承擔主體包括政府和官員,政府刑事責任既可以由政府承擔,又可以由官員承擔,還可以由政府和官員一體承擔。由此可見,不同于政府民事責任、行政責任源于限定的“民告官”的形式而只能由政府承擔,政府刑事責任是國家追究政府的責任,但是承擔責任的主體并不限于政府,也能是官員。

  二、人民主權是政府不承擔刑事責任的原因

  1.人民主權政府是人民的政府

  自從不丹在《論共和國六書》中首創提出主權的概念以來,關于主權實質上是誰的主權,歷經了霍布斯提出的“君主主權論”,到洛克提出的“議會主權論”,再到彌爾頓提出的“人民主權”的主張,最后經由盧梭將人民主權理論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的歷程。人民主權意味著人民才是真正的主權者,國家只是人民的制造物,國家的一切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國家主權的本質是人民主權。我國《憲法》第二條第1款就確立了人民主權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而政府是國家的專門形式,是人民委托設立的行使公權力的代理機構,人民主權國家是人民的國家,同樣,人民主權政府也是人民的政府。我國的國號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中央到鄉鎮的各級政府也正被稱為人民政府。

  2.人民不被追責使得政府不被追究刑事責任

  假設政府能被追究刑事責任,由于刑事責任的追責主體是國家,政府的刑事責任在形式上就是國家追究政府的刑事責任,政府、國家都是人民的,實質上就轉化為人民追究人民的責任,政府被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人民自我追責。單位被追究刑事責任而被處以的刑罰的類型是財產性質的罰金,政府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方式就是被判處罰金,政府執行罰金的方式是用財政資金繳納罰金,政府的財政資金源于國家財政,而罰金又上繳國家財政,政府實際履行了事責任的也體現了自我追責。人民會為自身的行為擔責,但是人民不會因為自身的行為被追責,不會自我追責。人民不被追責,政府也不會被國家追責,法律是人民意志的體現,人民制定的刑法不會追究政府的刑事責任,政府也不會是刑法上的犯罪主體,按照刑法的“罪刑法定原則”,政府當然也就不會成為犯罪主體。當政府辜負了人民的委托,人民可以選擇取消委托關系,而不是追究政府的刑事責任。政府不被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意味著政府也不會成為犯罪主體。

  3.人民政府本身也不會成為犯罪主體

  在上文,政府不會成為犯罪主體不是因為政府本身不會犯罪,而是因為政府不被追究刑事責任而不會成為犯罪主體,犯罪決定刑事責任的邏輯順利倒置為刑事責任決定犯罪。實則,政府不會成為犯罪主體不僅是因為不被追究刑事責任,也因為政府本身就不會成為犯罪主體。政府是人民委托設立的,政府不是先在的,政府是人民基于代理人民行使公權力的目的而設立的,政府被限定為只具有合法行使公權力的能力,而不具有犯罪的能力,超越政府能力的行為不應當是政府的行為。官員不應該犯罪是規范性的,而政府不犯罪則是事實性的,政府本身就不會成為犯罪主體。而且政府如果成為犯罪政府,必然會極大地損害政府的公信力,影響政府的正常運轉。

  4.政府不成為犯罪主體不妨礙政府刑事責任被承擔

  但凡能構成單位犯罪,都能構成相對應的自然人犯罪,單位犯罪畢竟是自然人實施的犯罪,具備單位犯罪的構成要件,也能具備自然人犯罪的構成要件。政府不能成為犯罪主體以及不承擔刑事責任,官員可以成為犯罪主體并承擔刑事責任。政府責任的承擔主體除了政府還有官員,政府不能成為犯罪主體并不妨礙政府刑事責任被承擔,官員承擔刑事責任也是政府刑事責任被承擔的表現,政府承擔刑事責任和承擔政府刑事責任是兩回事,政府刑事責任并非一定要由政府來承擔。如果不考慮政府是人民主權政府,政府與普通單位在犯罪認定上并無區別,正如前述,政府刑事責任主體并不限于政府,而政府的人民主權性質阻隔了政府成為犯罪主體的可能性。

  三、依法執政要求官員承擔刑事責任

  1.依法執政是官員犯罪必究的背景

  依法行政是法治對于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要求,是構建法治政府的必由之路,法治政府則是依法行政的重要目標之一。[2]《憲法》第五條第4款明確了政府機關應當依法行政:“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依法行政既是對政府和官員的期望,也是對政府與官員的嚴格要求。依法行政限定了政府與官員的職權范圍,只能在職權范圍之內執政,超越了職權范圍的犯罪行為,必須予以追究責任。

  在職權和法律范圍內依法執政,是官員應當堅守的底線。政府和官員的行為本質上都是官員的行為,官員應當清楚但凡自己的行為僭越了法律底線就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憲法宣誓制度也進一步強化了官員承擔刑事責任的基礎。在依法執政的背景下,官員超越了職權和法律范圍而犯罪,應當被作為犯罪主體并被追究刑事責任。

  2.官員成為所謂的“政府犯罪”的責任主體不違反刑法要求

  所謂的“政府犯罪”,從形式來講,雖然是官員以政府的名義或者確實出于政府利益的考慮而做出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觸犯刑法的行為。但是,犯罪的名義、犯罪所得的歸屬都不影響對自然人構成犯罪的認定,舉例說明,盜竊罪,不管是出于“劫富濟貧”的名義或者心理去盜竊,還是事實上把盜竊所得全部用于“濟貧”,均不影響主體構成盜竊罪。從犯罪的產生來看,所謂的“政府犯罪”是官員在自己意志控制之下實施的犯罪。所謂的“政府犯罪”,在依法執政的背景下,應該是官員的“自然人犯罪”,而非“單位犯罪”,官員是犯罪主體并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并不違反刑法要求。

  參考文獻:

  [1]金太軍.《論政府公共管理責任的承擔》,載《行政論壇》2008年第1期

  [2]卓澤淵著.《法政治學研究》,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286頁

文章標題:政府不應當承擔刑事責任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gaazx.icu/fblw/zf/xingshi/40110.html

刑事訴訟法論文

搜論文知識網的海量本科畢業論文、碩士論文及職稱論文范文僅供廣大讀者免費閱讀使用!

pk10定码计划软件